春酒茶。

其实只是懦弱的自己而已

我会一直伴你身旁

1大江山退治梗

2练笔中,有不对的地方请指出_(:з」∠)_

茨木在一个漆黑的森林里迷路了

尽管这片森林茨木从来没去过,也不记得他是怎么来到这的,但是这里的一切都给茨木一种熟悉的想要流泪的感觉

但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茨木清楚有件事要自己马上完成

茨木沿着一条河寻找

他弯腰捡起一块石头掂量着

“不是这个。。。”

得出结论后随手将石头扔掉,又伸手拽下一把藤蔓

“也不是这个。。。”

茨木甩掉手里的藤蔓,巨大的鬼手直直向一棵树抓去

锋利的指甲划过了厚厚的青苔,穿透了树的表皮,迈过了诉说着它风雨的年轮,触及到了木髓

磅礴的妖气四散而出,古老的巨树也没来得及与相伴一生的老伙计们说声“老哥先走一步啊”便轰然倒地,带着它千年的故事轮回去了

“没有”

茨木又嘟囔了一声,踩着倒地的的巨树继续游荡

大件的打碎,小件的拆开,茨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某通快递看了自叹不如

“到底在哪里”

茨木红着眼,挥着巨手劈开一块巨石,碎开的石屑砸进水中,溅起一团水花拍在了茨木脸上

凉刺骨的溪水唤回了茨木的少许理智

“我在。。。找什么?”茨木感受着手心的刺痛有些疑惑

不过疑惑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茨木的理智又被一朵向日葵勾走了

有一束细微的阳光,不知是怎么冲破这满天乌云洒落下来的,穿过河面洒在那朵向日葵上

阴暗里的光亮总是最迷人的

茨木一步一步踏进河里,全然不顾河水的阴冷

这河不宽却很深,一直淹到了茨木的胸膛

河水很急打的茨木连头发都湿透了

河底的石头格外锋利划破了茨木脚掌

这些茨木都不在意,现在他的眼中只有那朵灿金色的花和那束看起来并不温暖的阳光

爬上来岸茨木有些冻的发抖,黑暗中的他犹豫伸手触摸到了光明中那朵花的花瓣

柔软、细腻、温和

明明是生活在阳光下的花即使在阴暗中也能盛开

茨木心中涌出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他觉得这花就好像他曾认识的一个鬼,生于光明,长于阴暗,遭遇许多波折却还是很温柔,将他从无边的深渊中拉了出来

茨木看到在几步处还有几株花,开的要比他身旁的这朵明艳的多

茨木想去看看却又舍不得身边的这束花,一番思索后茨木把那花连根挖起捧在手上带着那花一起去了

走进后茨木才发现那花三五株一堆,每隔几步就会出现一堆,就像黑白无常一样为人引路

茨木觉得有趣便沿着那些花一路向前

花越来越密集,开始渐渐的连成片了

在花路的终点是一片石壁,被打断的茨木奋怒的一脚踹在石墙上

石墙碎了个洞,从洞里倾泻出了大把的阳光,就像冬日里的正午暖阳

茨木眯着眼跨进去,看到一片明艳的金色

望不到边的花海居然都是向日葵!?

茨木在和他差不多高的向日葵中撒了欢,一圈一圈的跑着,就像一个被关在房间里的孩子突然被允许出门玩耍一样

撒欢的茨木脚下一顿,看到了花海里的唯一一块空地

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走过去看到了那块空地上有一个巨大的葫芦

“真丑”

茨木心里想着又绕到丑葫芦的另一边,看到有个人躺在那,上半身埋在花里看不见脸

茨木上前拨开挡着他视线的茎干,赫然看到那具身子。。。没有头

茨木眼前的景物开始扭曲,一段段记忆涌出涨的茨木头痛欲裂

“对哦。。。我是来寻挚友的”

身体被剧烈摇晃,茨木睁开眼看到酒吞正一脸担忧的盯着自己,局面一时有点尴尬

酒吞问:“做什么梦呢,你看看你这大冬天的冷汗出的衣服都湿透了。。。嘶!你身上这么凉?”

茨木无视酒吞搭在他腰间的爪子一脸迷糊的回答:“没啥做了个噩梦,吵到挚友睡觉吗?”眼睛一直粘着酒吞脖子上的一圈疤痕

酒吞见自家爱人一直盯着自己脖子就什么都明白了,将那全身冰凉的傻瓜摁回被窝里,拦着腰塞进怀里搂紧然后妖气一转蒸干了茨木身上潮湿的衣物

安抚的吻了一下茨木的发顶说

“安心睡吧,我就在这”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