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酒茶。

其实只是懦弱的自己而已

我家的孤寡老吞

       1题目和内容永远不搭系列

        2超想看小茨木坐在酒吞手心喊挚友的样子(/ω\)

        在平安城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壕寮

        这个寮的阿妈大概是是真欧皇转世吧,一级出酒吞,五级出姑姑,三十级时几乎集齐了所有式神,除了了茨木

          作为一手建起这个家的酒吞的一直压抑着他对茨木的思念,总是在在阿妈十连抽无果后轻轻将拼命自责的女孩搂进怀里安慰她:“没关系的阿妈,只要我在这里,那家伙就绝对会找来的”

         在酒吞有意的制止下,阿妈哭唧唧的表示要补偿酒吞后,渐渐的把重心从抽卡转到了御魂上,带着酒吞成天泡在御魂塔里,将一身的怨气全部发泄大八岐大蛇身上。

        别人都是打完拿了御魂就完了,而阿妈打完后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撸着袖子就朝装死的大蛇冲了上去,酒吞一把薅住阿妈的腰带对她说:“阿妈你冷静,我真的不用蛇头泡酒”

        逃过一劫的八岐大蛇吐出了一套极品地藏给酒吞表示感谢,酒吞久久无语

         就因为阿妈要用八岐大蛇的头泡酒导致阿妈在御魂塔的名声大震,有心者开始打听阿妈寮里的情况在得知欧皇阿妈拼尽一生都没能给自己酒吞找个茨木后,每天打的招呼由“早上好”变成了“又带着你家孤寡老吞打御魂啦”更过分的人专门带着酒茨在阿妈面前转来转去,为此阿妈不知翻了多少白眼

        有一次和阿妈组队的阴阳师就直接让他家的酒吞抱着一个三星的茨木上阵了,那家的酒吞用的轮入道专捡血薄的砸,每砸死一个他怀里小茨木都会一阵欢呼然后一个香吻贴到酒吞额头或者脸上,站在后方的阿妈脸都气绿了

        受刺激的回家后阿妈给了姑姑两个钱袋让他带着酒吞去买日用品,然后一头扎进召唤室里忙活

          刚刚补过日用品的姑姑歪头想了想决定去扯些布给孩子们做几身衣服,于是塞了一个钱袋给酒吞分头行动,酒吞挑男生的,姑姑买女生的。

         平安城内阴阳师居多,大街上出现一两个妖怪不也不稀奇,酒吞的出现除了让人们惊叹了一下鬼葫芦真挡路之外也没发生什么

         很快挑完布料,酒吞抱着三四匹布走出商店准备去和姑获鸟汇合

         转过一个街角,在通过一条阴暗的小巷时一个细小的声音叫住了他“您是阴阳师的式神先生吗?”

        酒吞停住转头找了一圈才在一堆杂物中看到一个蜷缩着的小孩

          酒吞心下疑惑却还是应声:“我是”

          那孩子兴奋的从杂物下钻出来,又从他钻出来的地方掏出一个黑布包对酒吞说:“这是我在大江山的一颗树下挖到的妖怪碎片,一共50片,我想把这些都买给您”

          酒吞一脸黑线的接过从自己家里挖出的妖怪碎片,感受到断断续续的稀薄妖力后酒吞确定这不是什么大妖怪并不值钱,出于对那孩子的同情酒吞还是摸出剩下一半的钱袋扔给那小孩,随口问“你爸妈呢”那孩子一脸幸福的回答:“我把爸妈弄丢了,有了您给的钱我就可以去找他们了”说完那孩子一跑一跳的出了巷子,远远的朝他大喊:“好心的式神先生,祝您心想事成”

         “我想要茨木,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酒吞到了和姑姑约定的地方 ,远远的看到了姑姑怀里抱着的三匹布

          “还好没买太多”酒吞暗自庆幸着不用做苦工的时候姑获鸟已经看到了他向他招手,酒吞快步走过去

         然后。。。酒吞手里又多了三匹布

         “怎么还是做了苦力啊”酒吞扶额,看着姑姑再次跑进店里的身影,酒吞觉得他的胸肌可能又要大一圈了

         果然姑姑没让众人失望,不紧酒吞手里满满的,就连鬼葫芦里的农夫山泉都被姑姑到了塞上了布匹和样板“啊啦~真是辛苦你了”抱着一堆婴儿尿布的姑姑在酒吞嘴里塞了一块糯米糕表示奖励:“咱家就差一个茨木了啊,也不知道他的尺寸啊,听说茨木还可以变成女人那衣服就要做两套了啊,不知道胸围找着刀妹的做够不够”

         酒吞认真的想了想说: “胸围照着草爸爸的做就行”

         回家后酒吞拿着那50个碎片去找阿妈,想看看拼起来是什么
  
         正在抱着河童悲伤的阿妈看都没看就咬破手指凌空画了一张契约书拍在酒吞手上的碎片上,一瞬间一道白光冲向天际,久久不灭

         待白光散尽后一只小小的茨木童子站在在酒吞手上蹦蹦跳跳的喊着“挚友”

         半晌阿妈才反应过来,拉着还在僵硬中的酒吞说:“走,带着茨木打御魂去”

        

        

评论(1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