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酒茶。

其实只是懦弱的自己而已

酒吞!你把我家茨木藏哪了!!【番外1】

        1本应该是除夕的贺岁文,晚了两个小时没关系吧QVQ要不就当是200粉的福利了(对手指)
        2这个脑洞缘于我家楼下那一群打雪仗的熊孩子。。。
        3求心心~求评论~

        腊月里尤其是快过年的那几天阿瞬总是醒的特别早,不是她勤快了而是被冻醒的,睡觉前燃的炭盆子后半夜就自动熄灭了,被窝里冷的可以做冻梨了。

        大佬听阿瞬随口抱怨了一下后,居然在夜里顶着寒风来给她添了一星期的碳,至于为什么只添了一个星期。。。呵呵你去问问躺在床上的大佬和只想输出见死不救的草爸爸就知道了

        阿瞬把头从相对暖和的被窝里探出来,看到窗纸上一片白的耀眼就知道庭院里的雪一定有膝盖深了,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毕竟茨木傻宝那一嗓子:“挚友挚友!吾的腰不见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阿瞬用手捂了会冻的发红的鼻子,感觉到它的存在后阿瞬才默默的爬起来把自己裹成粽子,挪到大佬屋里,在没有吵醒大佬的情况下给他就快要灭掉的火盆里又加了一把碳,然后功成身退挥挥手不留一片云彩

        快过年了,作了了一年死的阴阳师和玩了一年命的小妖也都该歇歇了,过年不出任务这是妖界和人界达成的共识,在这段时间里就算是谁求着妖怪们下山捣乱,妖怪们也只会说:“得了吧您哎,我们年儿初八才开业”(天津腔)

         好不容易早起一次却无事可做,人生寂寞如雪啊(安详躺)

         庭院边的走廊上的积雪已经被清理干净,小姐姐式神们早早的点上了暖炉摆好了干果和清茶,一个个穿的比阿瞬还多,一边八卦磕着瓜子一边盯着男性式神劈柴扫雪

        那温馨热闹的气氛真的让人不敢相信,眼前这些散发着大妈气场的小姐姐们,就是平常一提名字就能吓哭一片小孩的恶鬼!

        好吧,其实在外流传的式神们的传记多半是人们以讹传讹出来的版本,其实这些“恶鬼”都是一群滥好人

        比如大江山的那个鬼王大人

       传说他生性暴躁乖戾,好食少女的乳房

        传说他头脑昏沉,沉迷女色,背信弃义

        传说。。。传说个屁啊!

         “你们说他生性暴躁?劳资认识他这么久,除了那次茨木团子跑出去玩差点被妖吃了外,我就没见过他骂过一次人

        你们说他性格乖戾?茨木小时候拿他头发磨牙他都没说什么。。。好吧好吧宠媳妇是应该,那当时酒吞一手抱着茨木团子哄他睡觉,一手拿着奶瓶同时给三个两星式神喂奶换尿布却好无怒意!这总该算了吧?

         你们说他好食少女的乳房。。。。。。少女是我,乳房没有,出门左拐谢谢

         你们说他沉迷女色?你知道吗!酒吞他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妖刀姬衣服胸前的两块布缝到了一起,又用把狐妖新衣服的长外套剪成了短款,把剪下来的布料全给刀妹加长裙子了,原因居然是“女孩子家还没出嫁,穿的这么暴露有伤风化”。。。第二天刀妹抽出了她40米长的黑金古刀对酒吞表示了感谢。

         你们还说他背信弃义?那是你们没见过他给大江山员工发的年终奖,妈的我都想堕落成鬼去他那干了

         你看他现在就跟老母鸡似的,奉姑姑之命看孩子,在注意安全禁止打斗之余还要注意不能让他们钻到雪里以防感冒,要是有孩子感冒了是要吃鹤斩的!”

        虽然酒吞事先警告过这些孩子,但是平均身高不到酒吞腰的小崽子们看到雪就什么都忘了,嗷嗷的欢呼着钻到了雪里,吓的酒吞扔了鬼葫芦就跳进雪里捞鬼

         刚捞上来一只扔到走廊上,转身的功夫就又钻了回去

          就知道欺负脾气好的,酒吞都要急哭了喂

         当然这是夸张句,鬼王除了有一次召唤出茨木的时候哭了,你们有谁见过他哭第二次!(高端黑!我自豪)

          为了挽救酒吞的性命,阿瞬转身去厨房拾了一筐点心,回来对着雪地喊了一声:“吃点心了”小崽子们就“呼~”的一下身上带雪的站到了阿瞬眼前“阿妈阿妈”的喊成一片

        阿瞬扫了一圈没有看到茨木,一抬头看到茨木团子扒着墙角那颗几百年的老腊梅树,手里攥着一只鲜红的腊梅一点点的往下滑,独臂的茨木团子看起来摇摇欲坠

         酒吞一转头看到了,疯了一样的窜到了树下一把将茨木团子捞回了怀里,沉着脸抱着茨木回到走廊

         小姐姐们一看酒吞要怒,也是个个的安静下来,自发的跑到我这给孩子们拍雪投食,远离事发区

         酒吞盘腿坐在暖炉边还没说话呢,他怀里的茨木倒是看到了阿瞬这边的零食,从酒吞怀里一下扭出来朝阿瞬跑了过来,吓得她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要是这会茨木团子撂下他一鬼,鬼王大人铁定要生气!

       虽说酒吞一般不生气,但他生气起来一般人招架不住

         茨木也是个乖孩子,才跑了几步就停下来转身又回到了酒吞身边,把刚刚握在手里的梅花插进了酒吞的白毛里说:“花花给挚友”

         一瞬间酒吞龙卷风转晴,危险警报解除,她们同时松了一口气同时又起来玩的心思

        年度最不怕事获得者小桃花,从篮子里拿出一块椰糕在茨木团子眼前摆了摆问:“宝贝啊~挚友和蛋糕你要哪个?”茨木团子爬进酒吞怀里,揽着他脖子回答:“我只有挚友就够了”

         酒吞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眼眶瞬间又红了,抱起茨木就窜到了雪地里玩抛高高

         正当她们在疯狂吐槽堂堂大江山鬼王又哭了的时候,正在给幼年椒图喂牛扎糖的红叶突然插了一句:“这句话我和酒吞都听了两遍,第一遍时正是动荡的时代,酒吞一心以为这是茨木为了掩饰背叛而随口敷衍他的话,然后酒吞做了他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事,这第二次听大概被酒吞当做了自己的救赎了吧”
       
        看着在雪地里撒欢的两人,阿瞬也是有些心疼,这两个鬼有多不容易相信稍微熟识他们的的人都该知道

        ”我只希望这一世没有动荡,让他俩一直这样腻歪”

        “说起来大佬也该醒了,我得去给他热粥了。”阿瞬这样想着把手里的篮子递给了仍然穿着裹胸的妖刀姬,回厨房去了。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