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酒茶。

其实只是懦弱的自己而已

酒吞!你把我家茨木藏哪了!!【2】

      1   我真的很想高产似母猪,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啊!!!
      
      2本来应该本章完结的,然后发现写不完了。。

      3请以达摩爆炸式催更QVQ

        当天晚上隔壁酒吞就带着一堆东西去了育成室,阿瞬没太在意就嘱咐了一下姑姑让她把奶粉送给酒吞就去睡了。

        第二天阿瞬一觉睡到了中午,清醒时她的视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阿瞬穿好衣服出门觅食时听到一声“阿妈”

       “哎!”阿瞬应声回头,看到有一只少年样子的白发妖怪坐在樱花树下笑眯眯看着她,他身边的红发大妖怪默默的从鬼葫芦里掏出一盘小甜饼,捏起一个塞进白发妖怪嘴里       

       阿瞬有些蒙,昨天还是一个小团子的茨苗今天就长大了?!

       看着茨木身上一套金灿灿的六星破势,阿瞬擦去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感叹大佬真壕

        “啊啦~阿瞬你起来了”大佬从后面拍阿瞬的肩膀,吓得她一激灵       

        “饿了?”大佬笑眯眯的拉着阿瞬在走廊里坐下,然后走到酒吞旁边从他的鬼葫芦里掏出一盘栗羊羹外加一罐牛奶。。。       

        阿吞你那是四次元鬼葫芦【吃货版】吗(゚Д゚)ノ我读少你别骗我(`Δ´)!      

         阿瞬默默开始脑补酒吞木槿紫的妖瞳褪去平日里的温和蒙上一层冷光,瞬间叠上五wang层ba狂zhi气qi,修长的手轻轻一挥,酒葫芦卷杂着紫黑瘴气浮到半空,张开满是獠牙的嘴对着早已面色发白的敌人吐出一个裹着暗金色妖力的草莓大福。。。    

        求敌人的心里阴影面积    

        阿瞬憋着笑接过大佬递过来的盘子,吃早饭

        她眯着眼看着开朗的茨木和自家的式神闹做一团,酒吞蹲在一边小心的护着防止他摔倒

        讲真阿吞,你的温柔都要溢出来了,差不多得了,作为一个成熟的男妖要矜持,啧啧啧

        此时此刻,栗羊羹已经不在是以前的栗羊羹了,它现在是一盘热气腾腾的狗粮

       阿瞬觉得应该给茨木开一下传记,然后向万能的大佬求助:“大佬啊。。您看茨木的传记是不是。。。”

        大佬出乎预料的没有答应阿瞬的请求,而是一脸温柔的端起栗羊羹,叉起一块塞到她嘴里

         “阿瞬啊。。”

         “呜!”   在!

         “你也知道啊,式神都是死掉的妖怪,传记呢就是他们生前最重要的回忆,你说他们都死了,终于忘干净了前尘恩怨,你又何必去让他们想起那些伤心事呢”

        阿瞬艰难的咽下嘴里巨大的栗羊羹,反驳:“不看看又怎么知道茨木的回忆是不是开心的呢,要是他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人,搞不好还能再见一面”

        大佬的笑容消失了,周围空气突然降了几度。

        阿瞬意识到大事不好,正想认个错然大佬消消气,却听到大佬声音阴沉沉对她说:“新来的,有些事你不懂,那个人,茨木就算再死一次也不愿想起”然后大佬迅速换回他的招牌笑容叉起一块巨大的栗羊羹对她说:“来来来,吃早饭,丫头要多吃才会长高哦~”

        有些人活着,就已经死

        此时阿瞬深刻的体会到,大佬的话一定不要反驳
       
       

评论(17)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