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酒茶。

其实只是懦弱的自己而已

酒吞!你把我家茨木藏哪了!!

          1      通篇私设OOC注意

          2      也许有后续。。。请轰炸式的催更QVQ

          阿瞬是一个特别非的阴阳师

          但是阿瞬家隔壁住着一个很欧的大佬,大佬家里住着一只酒吞

         ‘呸’一下七八万的那种

         阿瞬不知道这个酒吞的等级和御魂,她也问过隔壁的大佬,大佬只是敷衍说她是新来的,等级太低自然看不出来。

        一开始阿瞬还很愤怒,但当隔壁大佬带着她用一天时间觉醒了骨女和犬神之后阿瞬屈服了

        毕竟大佬说什么都是对的。

        后来她的等级渐渐提高,实力也上去了,有了更强的式神之后就淡忘了这件事,反正。。。有大腿抱就好了嘛~

         大佬家的这个酒吞虽然看上去冷冷的、脾气很臭的样子,却是一个很温柔、很可靠的大鬼。
   
        那天阿瞬一睁眼就打算去隔壁抱大腿,走到门口看到门上有隔壁大佬的留言,她说接了个30勾的任务出门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大佬不在QVQ”阿瞬失望的靠着门坐下,不知道该干什么,顺手把大佬的留言纸撕了下来,无聊的在眼前晃突然看到纸的背面还有一行小字“酒吞说给你们带牛奶布丁”

       牛奶布丁!!

       还是阿吞对我好(〃ノωノ)

       于是阿瞬决定借着大佬的欧气来一发

       她掏出一张蓝票,一笔写出了“牛奶布丁”后瞪着眼盯着蓝符,召唤出式神的瞬间蓝符会出现亮光,光的强度由式神的等级决定,一直盯着会对视力有伤害。大佬训过她好多次但就是改不了,反正不会有SSR的(摊手)

        然后。。。她瞎了,

       从蓝符射出一道极强的光柱,让她瞬间失去了视力,然后她听到了物体落地的声音和草爸爸的尖叫。

        【对不起大佬,我不该不听你的】

        阿瞬捂着眼睛慢慢的蹲下,摸索着把地上那一坨不明物体捡起来,拍拍灰揣近刚刚赶到正在流口水的姑姑鸟手里,然后我叫了小桃花给我治疗。

        大佬是在第二天中午回来的,当他带着抱着一堆牛奶布丁的酒吞进门时,阿瞬正窝在庭院的樱花树下的躺椅上让小桃花给她换敷眼的洋甘菊。

       “又出了SR?”

       “我都被闪瞎啦!!搞不好是SSR哦”

       大佬噗呲一笑,从酒吞怀里拿了一个牛奶布丁,拧开盖子用盒子里自带的小勺子挖出一块来塞到阿瞬嘴里说:“SSR生前可都是鬼王级别的,鬼王哪有那么容易死”

        “那你家狗子和酒。。。。呜噜噜噜”(你家狗子和酒吞是怎么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大佬强行塞进的布丁打断了。。【靠我又哪句话说错了(`‐ω‐´)】阿瞬的心里有个小人在不停的掀桌,但是。。。牛奶布丁真的好好吃,奶味超级浓凉凉滑滑的很适合在初夏微热的天气吃。

        【算了,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去问】阿瞬一边安慰自己一边颓废的张着嘴接受大佬的投喂

        “酒吞   你在找什么?”大佬手一顿,阿瞬在一旁张着嘴却没有等到布丁,便伸手拿下了一片花向身侧看去。

        妈的一片马赛克

        “我感受到他的妖力了”

        “他死的那样惨,是不会出现在你附近的,死了这条心吧”大佬面无表情的挖了一块牛奶布丁,塞进我。。。鼻子里

         “他就在这”酒吞瞬间消失,木制的盒子啪啦撒了一地

          “丫头啊。。。”大佬放下了手中的布丁,眯起他细长的眼睛对阿瞬说“你怕是召唤出了不得了的东西呢”

         然后大佬无视阿瞬的反抗扛起她一路小跑到了培育室,阿瞬眼睛上敷的菊花掉了个彻底

         酒吞蹲在小小的被子前,一动不动

         大佬扛着阿瞬站在酒吞旁边,看到小团子的一瞬间阿瞬好像听到了她轻轻说了一声“作孽啊”

         阿瞬挣扎着从大佬身上爬下来蹲下看看那小家伙长什么样,

         虽然阿瞬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她却清楚的看见了那孩子的白发中有一支鲜红的犄角。

         就像腊月的雪里开出的一树木棉

         “阿瞬”酒吞突然扭头看着她

         “啊。。。在!”

         “他以后我来养”

         阿瞬想拒绝,毕竟是她自己的式神

         但是酒吞看她的眼神让她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那是失而复得的眼神

         一瞬间气氛压抑到冰点

         阿瞬觉得如果她拒绝,酒吞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好好对他”阿瞬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酒吞的到阿瞬的同意后,把小小的白团子轻轻的抱进了怀里,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酒吞的手一直在颤抖。

       “阿吞?”

       “嗯?”

       “呃。。。你生前认得他吗?”

       “认得啊。。。他叫茨木,罗生门之鬼”
       

评论(60)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