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酒茶。

其实只是懦弱的自己而已

【叶蓝】一生何求

✧私设如山,ooc

✧终于把他俩搞一起住了hhhh(突然豹毙)

        世界邀请赛大获全胜后,叶修就搬到了G市和蓝河一起住

         “技术指导在哪都可以做”叶修笑眯眯的拉着行李箱站在蓝河面前求收留

        蓝河家在老城区

        就像好多描写70、80后情怀漫画里的那样

        依山建起的居住区,错综复杂的街道,墙面斑驳爬满植物的居民楼,阴暗狭窄的小巷,和很难见到光的阳台

       叶修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居然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踏入这个巷子的一瞬,一阵凉风迎面吹过,似乎所有的喧嚣都离他远去

        蓝河红着脸在前面带路,叶修跟默默的跟在他后面

        树下是乘凉的老人,身边都是孩子哒哒的脚步声   

        在现代快节奏的繁华社会中,这条街就像是墙上的老照片,虽是黑白的却泛着温暖的颜色

       这是一个被时光遗忘的街道

       蓝河家在这条街的最尽头

       住在四楼,两室一厅,一间卧室一间书房

       卧室里是蓝河当时贪图享受找人组装的加大双人床,叶修看过后笑得一脸暧昧

         家里有一个狭小的阳台,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山

         楼与楼之间的距离很近,每家阳台外都钉着链接对面楼的晾衣服的绳索

         每当度过一个个阴雨天后,家家户户晾衣服的场景总是特别壮观

         南方潮湿,楼道里有一股淡淡霉味

         蓝河家老式的铁栏防盗门打开时会有一声轻响

         开了防盗门里面还有一扇门,明显是新安的,也是防盗门

         叶修换上蓝河给他准备的拖鞋,站在客厅调侃:“两道防盗门,蓝河大大还真是谨慎”

         蓝河的脸依旧红着,把叶修带来的衣服放进已经不属于他个人的衣柜,声音透过墙传到叶修那里:“这里被入室抢劫过,然后我就换了新的防盗门,安门的师傅说外面的老防盗门敲掉会有印子不好看所以就留下了”

         蓝河找出一早买好的居家服,拿给叶修换上嘴里还补充着:“其实主要是为了防你”

        叶修点头表示理解:“但是你没防住我”

        乖乖的换上,跟着蓝河走到阳台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然后又想起了什么抿嘴一笑像只狐狸:“我说蓝河大大,咱家着隔音是不是不太好啊”

         “没办法老房子了”蓝河的声音伴着洗衣机的噪音一起响起

         叶修揽过身侧的蓝河,天价的手轻轻的捏了捏蓝河刚刚退下热度的脸,侧头在蓝河耳边,带着烟草味的气息洒在蓝河脖子上:“要是你晚上叫的太大声会不会吵到邻居”

        叶修的手很暖,就像是冬天的烤红薯那样暖到心里

        刚刚退下的热度又轰的一下回到了脸上,蓝河还在像没事人一样说了句“那就剪掉吧”然后逃去厨房做饭

         蓝河从高中开始独居做的一手好饭

         叶修晾完衣服回到客厅时,蓝河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

         厨房里汤咕噜咕噜的在锅子翻滚着,电饭煲里的米饭已经开始飘香

         自已经多久没有闻过这种味道了

         想想还是在网游打拼的时候,那时候总是苏沐秋敲着他的头,教他做饭

         做出来的饭菜全都给了还在发育的苏沐橙,他和苏沐秋可怜的蹲在一旁闻着味啃泡面

         叶修走过去坐下,柔软的布艺沙发微微下限,蓝河原本放松的身体突然一僵,就像上课被老师逮到做小动作的孩子一般

       叶修没有像刚才出言调戏蓝河那样大胆的做出什么动作,只是坐在蓝河旁边和他一起看节目,时不时的吐槽两句

        叶修虽然已经和蓝河确定了关系,但同居也只是从今天开始的尴尬多少还是有的,叶修怕他做的太过招来蓝河的厌烦

        蓝河又何尝不是

        在叶修坐下的一瞬,蓝河已经在反思自己刚才在阳台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头

        人都已经搬过来了,发生点什么是迟早的事自己还扭扭捏捏的,会不会让叶修尴尬

        蓝河瞟了一下叶修,然后轻轻的朝他那边挪了一下,头靠在叶修肩上

        “人生这样也就算圆满了吧”

        叶修揽过蓝河,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想

       

        
        叶修:【怒揉狗头.JPG】
        
        蓝河:SB滚!

评论(8)

热度(65)

  1. 殇影春酒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