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酒茶。

其实只是懦弱的自己而已

建国后不准成精!

❀     OOC!巨ooc!

❀     被人写烂的的猫变梗慎入!

❀     有段对话写的好尴尬,又不知道怎么改。。。算了就这样吧(自豹自弃)

❀     喻黄叶蓝注意

         在某一天晚上,无意间看到黄少天体重的喻文州扛着死活不愿意离开空调的少天出门夜跑

         两圈下来后变成了喻文州单方面的运动,黄少天坚决不再移动一步

         无所事事等喻文州回来的黄少天看到一只猫晃晃悠悠的蹲到了路灯下

         一只油亮油亮的黑猫

         黄少天觉得有趣便蹲在马路牙子上与那只猫隔路相望

         那只猫的眼睛又细又小,不注意看去很容易让人觉的它没睁眼

        但是黄少天确定它是睁着眼的,因为他感觉到那只猫在盯着他

        那只猫就好像一只玩偶一样一动不动的趴在那与黄少天对视着

        和那只猫对视了一会,喻文州跑完了,气喘吁吁的招呼黄少天回去,黄少天应声后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腿

        对面的猫还在看着他,只不过那头抬了起来

        喂喂~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能成精呢?黄少天觉得他可能见到了建国前的珍贵长寿动物

        “喂~那只猫!哎~对对就是你”黄少天看到那只猫的眼里居然流露出一丝鄙视:“我靠靠靠靠!你居然鄙视我!你知不知道本剑圣一场比赛。。。”

         喻文州扶额,打断黄少天接下来的话:“少天,那只是一只猫,猫是不会鄙视人的”

         然后蓝雨战队又加入了一名新成员

         那只黑猫被带回的当天就被喻文州强行剪了指甲洗了澡

       过了四遍水之后那只猫从黑亮变成了磨砂黑,还带上了一副白手套

         虽然清洗的过程中那只猫叫的是惨了一点,但是忽略掉郑轩在门外喊的那句“队长,教育少天可不能打啊,你可以换个方式盖上被子好好说啊!”以及宋晓在一旁附和的几声“打的好,队长辛苦了”之外还是很顺利的

        第二天训练室里多了一只戴白手套的黑猫

         喻文州拿着一本训练计划,熟练布置训练

        低头自顾自的说了半天,一抬头喻文州发现根本没有在听他说话

         一群大老爷们在黄少天抱着黑猫进屋的时候就坐不住了,趁喻文州转身找训练计划的时候都流着口水围了上来,这个摸摸耳朵那个捏捏尾巴,还有一只手伸到黑猫的肚子下面捏着那一层松软的保护肉

        喻文州觉得可能是他的声音太小了,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又开口:“各位。。。我们该训练了”

        在漫天的粉红泡泡之间喻文州再次被无视,不知道问了一句:“训练室可以带宠物吗”然后就有人回答:“训练室不让带食物和福建人,猫没关系的”

         再好的脾气都要被磨光了

        喻文州眉头一紧身后黑气开始汇集,离喻文州最近的黄少天瞬间察觉到队长的死亡之门开始读条,为了保命黄少天立即放弃了黑猫暖呼呼的肉垫,拉着卢瀚文钻回他的位置打开电脑开始用功

        毫无察觉的徐景熙一只手伸了过来,捏着黑猫的后颈把猫拎起来看了看肚皮然后尖叫出声:“靠!母的!”然后本来就闹腾的训练室再一次沸腾了

        李远一步上前夺过徐景熙手里的黑猫,小心翼翼的搂在怀里说:“徐景熙啊徐景熙!你一直盯着女士的隐私部位干什么!我看错你了啊!猥琐!”

         其他几人纷纷附和:“对!猥琐”

         叮~死亡之门读条完成

         然后几人在经历了不可描述的狂风暴雨后挣扎着爬回了座位,他们队长温柔的声音一直在他们大脑里循环播放:“叶修前辈因为不听从战队指挥所以食物中毒了,几位想试试吗?”

        “虽然两件事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但连起来听还挺有逻辑的”

         黑喵叶修这样想着优雅的蹲在桌子上舔了舔他凌乱的毛,默默的给自己点了个赞:“看哥随便的一点事迹都能让蓝雨这帮小孩子勤奋训练,哎呀后生可畏啊”

        尽管后生可畏不是这么用的,但词汇量有限的叶修还是一脸坦然的用上了

        黑喵叶修梳理完毛发在训练室里找了唯一一张有太阳的桌子,懒洋洋的趴下晒太阳

        H市日报电竞板块头版头条是一行加粗加宽的大字“荣耀第一人,国家队领队叶修突然住院究竟为何?”

         因为保密工作做的好,各大媒体连叶修住哪家医院都不知道,急得只蹦哒却只能瞎猜。

        个个荣耀论坛都炸开了了锅,基本上所有帖子都在推测叶修突然住院的原因

        只用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叶修就将车祸、癌症、积劳成疾、心脏病、脑出血通通经历了一遍,有理有据让人无法反驳。

        只有一些职业选手在选手群里听兴欣的人说叶修不过是吃了老板娘从仓库里找出来准备扔掉的的过期泡面,食物中毒了而已

        众职业选手恍然大悟,纷纷拿出自己的论坛号开始辟谣,告诉广大人民群众叶修不过是因为平时心太脏所以才住院的,并没头那么严重

        正在各方平台都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话题中心的主角醒了,一睁眼就看到了蓝雨那一张张放大了几倍的脸盘子

        不是所有人都有叶修这样的心理素质,换作一般人在看到那几个好比灯泡的大鼻孔时估计就该跳起来了

        黑喵叶修只用了一秒就接受了现状,毕竟陪苏沐橙看的那些剧可不是白看的

        黑喵叶修毫无心理压力的吃掉了半碗喻文州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猫粮后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打了一个喷嚏,慢慢的学着他见过的猫那样伸了个懒腰抖了抖毛,然后轻巧跳下桌子贴着墙根向训练室外走去

        喻文州看到了黑猫在往外走就问了一句:“去哪?”

        黑喵叶修听到了转身朝喻文州喵了一声:‘哥出去转转’

        喻文州听到后回答:“卫生间在楼梯口右手边有,女式卫生间只在食堂二楼有,你要是闷的慌可以去食堂对面的那栋楼,网游部门的人比较多可以陪你玩”

        黑喵叶修喵了一声表示我听到了,然后轻巧一跃准确挂到门把手上带开了门,出去后还不忘随爪关门

         “这猫。。。成精了吧”这是训练室里此刻所有人的心声

        在所有人都在感叹猫的时候,重点总是抓不住黄少天叽叽喳喳的拉着他家队长气势汹汹的责问:“我去王大眼你太过分了!就算你会算卦你也不能夺我家队长的舍啊!就算夺了舍你也要装的像一点啊!我家队长又不会看手相也不会通灵术,你这一和猫说话就暴露了吧!哈哈哈机智如本剑圣你快回去吧,五官对称的队长不适合你!!!”

        “少天。。。回去训练”

        “哦好”

         叶修对蓝雨的地形很了解,毕竟客场来过那么多次

         黑喵叶修跟着蓝雨的一个工作人员蹭上了电梯,扒拉着那个人的裤子喵了一声:‘帮哥按一楼谢谢~’那个猫语十级的员工在按下自己要去的楼层后又帮黑喵叶修按了一层

        “啧啧~蓝雨到处是人才啊”黑喵叶修这样想着

        转眼黑喵叶修就已经到了一层

        从猫的的视角看到的世界很不一样,所有物体都变的十分高大

        黑喵叶修茫然了一下,他现在很想回兴欣去

        沐橙就他一个哥哥了,他不想让那个坚强的女孩担心

        但一只猫能做什么呢,他现在连检疫证明都有没有

        “好想来棵烟”黑喵叶修的尾巴大幅度抽动着表达着内心的烦躁

        正当他思考回去的方法时一双手从身后伸来,感觉到危险的黑猫瞬间绷紧肌肉做出逃跑的姿势时却已经晚了,那只手已经捏着他的后颈把他拎了起来同时耳边也响起了的年青人的声音:“哎~老蓝快看着有猫啊”

        黑喵叶修忍着挠他一脸辣椒丝的冲动,顺着那人的叫喊声看去看到了一个干干净净的青年,穿着印着蓝雨logo的员工制服,脖子上带着的工作证上印着【许博远(网游公会部门)】

         “蓝溪阁的人吗?”黑喵叶修想着这个青年会不会是自己认识的哪位

        笔言飞拎着手里的猫开心的冲蓝河晃了晃问:“这猫长的好奇怪眼睛又细又小不说怎么还是八字眼啊,带回去给大春他们看看?”

        蓝河接过黑猫看了看说:“不好吧,你看这猫干净的连肉垫都是粉的肯定是有人养的,带走不好吧”

        然后蓝雨网游公会部门多了一名成员

        黑喵叶修高冷的蹲在桌子上无视哪些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手

         “果然哥的魅力无人能当”

         等着那些人的新鲜劲都过了,个自回去继续工作的时候黑喵叶修站起抖抖毛开始挨个窥屏

        嗯。。替召唤兽挡伤害的召唤师,有爱心

        嗯。。没有手速还要学黄少天刷屏的剑客,有前途

        嗯。。用十字架砸人还嫌弃守护天使不输出的牧师,有魄力

        “哪来的新人这么可怕”黑喵叶修留下感动的泪水想着:“蓝溪阁的同志们辛苦了,下次抢boss的时候少杀点你们的人”

        黑喵叶修在溜达了一圈后找到了刚才的那个青年

        黑喵叶修走到蓝河身边坐下

        蓝河的电脑上没有在玩荣耀而是在看新闻,全都是和叶修相关的新闻

        一条又一条

        一张又一张

        蓝河翻的飞快,神情也越来越焦急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鼠标和桌子摩擦的声音把隔壁的笔言飞叫了过了

        笔言飞看了看蓝河的屏幕似乎习惯了一般熟练的开口劝着:“老蓝停一下,现在是工作时间”

        蓝河挠挠头,眉间的焦虑不减:“我就是有点着急,这都几天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笔言飞一脸无奈的看着蓝河说:“我说老蓝,你不觉的你对叶神的关注太深了一点吗,对黄少你都没有这么上心过”

        蓝河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反驳:“哪有,这可是荣耀第一大神,没了多可惜”   

        笔言飞叹了下气:“我说老蓝,现在社会开放了你的性取向我们做兄弟的也不介意,但也要看人啊!叶修大神跟咱不是一个位面的,你还是放弃吧”说完笔言飞就钻回他的电脑前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

        蓝河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什么,把网页最小化然后插卡登录荣耀清日常任务

        一边的黑喵叶修听得清清楚楚,再一看显示器蓝桥春雪的大名在屏幕上方明晃晃的挂着

        “原来他的小保姆有这样的心思吗”

        其实最早的时候叶修也对蓝河有过感觉,他喜欢那个小剑客和他讨价还价时肉痛的声音,他喜欢小剑客被他识破伪装时有点无奈的声音

       不知不觉间叶修对蓝河的关注多了起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小剑客越来越少出现在他面前了

        然后就是挑战赛,常规赛,季后赛,夺冠,做教练

        忙的叶修不在频频关注网游,他的小剑客也压在心里的某一个角落没在提起

        黑喵叶修看着年轻人的侧脸觉得被他压在心底的小剑客冲破了一层层枷锁跳了出来,嚣张的在他的心理蹦来蹦去

        “喵~”黑猫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疑惑出声

       蓝河的游戏刚好过一段落,伸手想安抚一下黑猫缺扑了个空

       黑猫躲开蓝河的手轻巧的跳下桌子走开了

       第二天叶修出院的消息在各大论坛网站公布,还有人拍到兴欣的三个女人把叶修训的不敢抬头的视频收获了巨大的点击

        满意的看完叶修康复的消息蓝河安心的登录游戏,刚刚加载完界面就有一条消息闪动着

        君莫笑对您发出临时会话【蓝河大大面基吗?】

        黄少:劳资的猫呢?

        文州:没事少天,没了猫你还有鱼啊~要不然咱们去找叶前辈要一只就当小许的彩礼了~

        叶修:呵呵!哥的小保姆就值一只猫?

        蓝河:是是是黄少说的都对!
       

评论(6)

热度(134)